🌟🌟🌟

我以为我自己在冷眼旁观周围发生的一切
结果周围人说我太过单纯活在另一个世界
所以是你没看清我还是我并不了解自己

我有另一个世界
我自己构造的
我超级厉害
所有一切都是我在主宰
然后突然有一天和现实世界碰撞了
我的世界像块碎玻璃一样摇摇欲坠
但是也不能放弃啊
那可是我全部的精神支柱了

这是道德绑架吧是吧是吧

Z先生啊
你会越来越好的

我怎么发现
只要我磕的cp
两家唯粉都撕的特别厉害
是我有毒吗😅

致最亲爱的你

drink.:


【此故事献给我伤痕累累的十号少年,献给所有陪伴在他身边的人。】





  坐在我面前的人,他很累。


  今天是2016年,3月9日。天气晴。


  “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?”我开口。


  疲惫使他连嘴角的笑容都牵扯不起。


  “这个问题啊,之前好像有人问过了……”他轻轻说,“其实有好多好多啊。”


  我摇头,“总得一个一个来。”


  “七岁吧。”


  他的声音很低。


  我望着他。


  他的眼底是一片浓重的黑眼圈,眼里黯淡无光。


  是那种正对着太阳,也照不进,化不开的一层冰霜。


  是一片冰冷和空旷,如同大风吹过茫茫荒原,什么都带不来,也什么都带不走。


  “为什么?”


  “当时,好好学习。”他没什么气力的笑了一下。


 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这个理由,听起来是奇怪极了,但我却一点都不意外。


  “没用的。”我淡淡摇头,“有些事无法改变。”


  他闭了闭眼:


  “请让我试试……”


  我定定的望着他。


  “求你了。”他的声音越来越低。


  我拉起他的手。


  我说,我要带你走了。


  于是我们回到了十八年前,一个天气仍旧晴朗的日子。







 


 


  我们没怎么费力就认出了那个小孩,那是七岁的他。


  圆圆的眼睛,小小的个子,眼睛里却流淌着干净的光彩。


  我又想起那双暗的看不清焦点的眼睛。


  “我可以过去吗?”


  他看起来却有点懵了。毕竟近二十年前的自己出现在自己眼前,想想都是有点无法接受的画面。


  “当然。”


  他直了直腰,问我:“我现在看着还好吗?”


  我细细打量那张脸。


  那样精致的一张面容,也终究熬不长期失眠的折磨。


  但我却不由自主说,很好。


  他局促的笑了一下,望向那个身影:


  “张加帅……”


  小孩子回过头,但是没脚步却没停。


  “唉,张加帅!”


  这回,小孩子一下子停住了,嘴还嘟嘟着:


  “咦,是你叫我咯?”


  张口便是一股浓浓的口音。


 


  张艺兴跟过去几步,蹲下,有点艰涩的开口:


  “……别老是玩游戏了,没用的……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好好学习……”


  “呀?你是不是我爷爷找来的啊?”小孩一点也不吃这套,哼哼唧唧的,“我是不会听的。”


  张艺兴顿住了。


  旋即他小小的露出个忍俊不禁的笑,可能是想到自己小时候,那股子贪玩爱叛逆的劲儿了。


  “要不,你好好学习,我给你好多好多零花钱。”


  小孩子的眼睛立刻睁大:


  “你说话算话吗?”


  张艺兴赶忙点点头:


  “男子汉大丈夫,当然说话算话。”


  小孩子似乎在考虑。


  下一秒,他断然拒绝:


  “不行呀,我一看见那些个课本,就脑壳痛!我不要卡了,拜拜!”


  “……哎?”


  张艺兴忙手忙脚的拉住他:


  “不行!哎,我给你,我给你一百张卡……”


  张加帅急得小脸都揪在一起:


  “哎哟,哥哥,我这不是跟你说了嘛,我一念书,就脑壳痛,要不我就答应了。”


  张艺兴有点着急的拉着他,几近恳求:


  “你想要什么我就送你什么,只要你好好学习……”


  张加帅忽然哇哇大哭。


  他一下子松开手了,愣愣的望着他。


  那双眼睛慢慢的垂了下去,带着无奈和伤痛。


  张加帅光打雷不下雨,哇哇的号哭着。


  他突然轻轻说了句:


  “好好念书,别去唱歌……”


  又愣愣的望了他一会儿,才去找自己背包里的纸巾给他擦眼泪,没想到他刚刚拿下背包,小孩就一下子窜了出去,哈哈哈的笑着跑远了:


  “骗你的!我怎么可能哭呢,我可是男子汉!”


 


  他不知道,十八年后的自己正蹲在自己的身后,望着自己。


  他也不知道曾经说出,哭的人不是男子汉的自己,悄悄流下过多少次苦涩的泪。


  数也数不清。


  我跟他说,命数是无法改变的。


  他说,我们去十七岁那年吧,好不好,我们去机场。


  我说也好。


 






  对话很短暂。


  十七岁的他,竟已经有些寡言。


  他说,你不要去韩国,我是未来的你,我来告诉你,你不要去。


  小小少年的眼睛看向他,似乎有些惊讶。


  但随即他笑了。


  “长的倒是跟我挺像的,不过你一定不是我。”


  他把行李箱一放,指向机场的LED告示牌:


  “你看,下一班航班就是我的。”


  “你会让我放弃音乐,你就一定不是我。”他摇摇头,灿烂的笑了,“你知道吗,大海捞针,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。”


  他的嗓子已经有些干涩,他说:


  “我知道你爱音乐,你可以在家里弹弹琴,唱唱歌……”


  “你知道吗?我们身边的人都在听什么歌,你知道吗?”他看着他,“世界听到我们的声音了吗?”


  “嗨,我呢,”他走了过来,拍拍未来自己的肩,“我呢,我要带领华语乐坛,走向全世界!”


  我清楚的看见他的瞳孔震了一下。


  这句沉甸甸的话。


  这句激情澎湃的话。


  沉淀着一整颗心的梦的话,在若干年后,被化作一把利剑,狠狠刺穿他本就孤独的胸膛。


  他会为自己的一份小小的音乐成就悄悄的雀跃欣喜;但更多时候,它被人遗忘,落在角落,生满蛛丝,间或被人扯出来:


  “多么不自量力!”


  轻而易举的砸碎它一次又一次。


  人何尝不强大,人有何尝不脆弱,内心最珍重的,被人攥在手里任意刀割,是撕裂的剧痛。


  他很长时间的说不出话。


 


  ——未来的我,你相信我吗?


 


  “我知道。我知道你一直都有这个梦……”


  少年还是那样看着他。


  然后在下一次广播响起之时,一个人拖着行李箱。


  一个人挤入人潮,走向远方。


  他看起来很累。


  我说,你什么都不要想了,你睡吧。


  他闭上眼,低不可闻的:


  “十年后的我,会比现在好吗?”


  我说,会的。


  他的嘴角绽开一丝笑,轻飘飘的,似乎下一秒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
 ç„¶åŽä»–轻轻说:


  “如果是真的,那就太好啦。”


  我静静望着他,他不再说话。


  他沉入梦乡。







  我望着他,轻轻帮他掠开额前的一缕不老实的碎发。


  “是真的。”


  摘下一直带着的厚厚的眼镜。


  镜面反射出我的脸,那张几乎与面前熟睡的人,一模一样的脸。


 â€œå¼ è‰ºå…´ï¼Œå¥½æ¢¦ã€‚”






  累的时候,就不停的往前走吧。


  痛的时候,就再快点,再快点。


  永远不要停下走向我的脚步。


  直到精疲力尽。


  直到我紧紧抱住你。